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砍砍女巫 的博客

中国垮掉了全世界都会跟着垮掉的。(工作单位:包头市青山区志史办公室)

 
 
 

日志

 
 

中国人只是政党政治的初级小学生  

2012-07-02 16:4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只是政党政治的初级小学生

希拉里称将寻找新途径资助俄罗斯人权活动家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2-07/2874499.html

  【环球网报道 记者 胥文琦】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630日消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希望找到一种“不激怒俄罗斯当局”的新途径,以资助俄人权活动家。

  报道指出,俄政治性非营利组织新条例法律草案还未通过第一读,公民社会海外保护者再次关注俄罗斯民主,更准确地说,是向俄人权活动家和民主人士提供资助。

  据悉,美国务卿希拉里29日会见圣彼得堡人权运动代表,并对俄发展公民社会的组织的自由表示关注。

  希拉里承诺将找到一种新的资助途径,以期一方面“不激怒俄当局”和违反法律,而另一方还可以“保障受资助者获得拨款”。

(责任编辑:聂鲁彬)

砍砍女巫评论:

西方世界以人权、公民意识、政权的合法性为幌子,到处指手画脚,对别国内政强加干涉;西方的普世价值就是政治文化垃圾,专门给别的国家培育培训培养脑残的垃圾猪,政治文化的垃圾猪已经被精神控制,谋害自己国家不遗余力心狠手辣,美国的哈弗大学正是培植垃圾猪的政治军校。权力是打出来的,一个政权合不合法枪杆子说了就算,所谓的授权仅仅是消灭掉敌人的必然过程,妄想得到敌对势力的承认授权,肯定属于缺少政治思维逻辑,索命大法才是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标识,真正的执政党必定拥有属于自己的军队。

西方的民间组织(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完全掌控在脱裤子党的手中,教会、流氓集团、地下精英党三位一体,三位一体通俗的理解就是脱裤子党,脱裤子党是恐怖组织。西方教会本身就是政党,教民(党员)的生老病死都离不开组织,屠夫教的凝聚力强大啊。流氓集团分文武,文的流氓集团主要在大学发展,负责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政治斗争(包括游y行示s威静j坐)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流氓集团内部存在精英团队,人家自称神圣组织,神圣组织的作用在于夺权。脱裤子党的特务间谍掌握一定的权力或者拥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影响力),才具有资格进入到地下精英党,慈善是脱裤子党的惯用伎俩,可不能允许个人尤其是所谓的名人搞慈善活动,例如李连杰基金,那能允许其在中国境内募捐以及进行公益活动;教育的事情不得了,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的基金属于什么性质?崔永元基金有什么资格对民办教师进行培训。

改革派的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属于挂羊头卖狗肉,中国特色的内涵只是全盘西化,非营利组织在中国悄然兴起,肯定是改革派的故意放纵;其实,中国根本不缺少这点子金钱。中国的对外援助多了去了,海外投资亏损明明白白往水里扔钱,不差钱的中国不会无缘无故玩弄非营利组织;政治与经济不可分,美国的(索罗斯)量子基金只动用了区区100亿美元,就把前苏联搞了一个天翻地覆,非营利组织再得到国外的资助、自己国家不乱出个样来才怪。

 

 

美国为什么很少有政治流言?

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2-04/2672723.html

摘要:极端言论在任何一个社会中都不会绝迹,但是,如果公众普遍具有理性思考的能力,普遍讨厌极端言论,又有自由言论的民主环境,那么,就算出现极端的政治言论,它的蛊惑和欺骗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徐贲: 中国新闻周刊   原题:政治大嘴巴让美国无小道消息)

  在美国,很少有人传播政治小道消息或流言,但却不乏“政治大嘴巴”,也就是那些管不住自己,动不动就信口胡说的人。他们所说的话,一旦被媒体报道,或以其他什么方式流传,便成为公共信息,其中常有不真实的信息。在美国,因为有言论自由的保护,政府不能对这种不实言论采取严打谣言,正本清源的做法,而民众也不会要求政府这么做。所以一般都只是把它当作“笑谈”或“古怪言谈”。

  美国共和党议员韦斯特(Allen West)就是这样一个政治大嘴巴。他是2011年才进入国会的众议员,但已经以常制造事端,善发骇人听闻之言闻名。美国公众对他的行为见怪不怪,每有新料爆出,便称其为又一则“韦斯特古怪言谈”(Allen West Crazy)410日星期二,他参加佛罗里达的一个“市政会议”(Town hall meeting),这是一种非正式的市民会议,话题宽泛自由,气氛轻松。有人问他,在美国的立法机构中有多少“正式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居然正儿八经地回答说,“民主党议员中大约有7881人是共产党成员”。他没有提那些人的名字,但说是指民主党中极具自由派色彩的“国会进步党团会”(Congressional Progressive Caucus)。这个党团会成立于1991年,包括75名众议院和1名参议员,以推动经济公正、公民权利、环境保护和能源独立为其纲领。

  韦斯特此言一出,舆论哗然,为此他的竞选经理埃德森(Tim Edson)出来解释说,这批国会议员中有人今年曾到古巴游历,还有的曾公开称赞卡斯特罗。当被问及这些成员是否事实上是共产党员时,埃德森表示,是否贴这个标签并不重要,“只要他们反对资本主义,反对自由市场,他们就可以是社会主义分子,也可叫做共党分子,那只是措辞而已”。

  韦斯特一下子指控几十位国会议员为“共产党”,这与他的其他古怪言谈不同,因为这令人不安地联想到19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和“红色恐惧”。国会进步党团会立刻提出抗议,指责韦斯特是要开历史的倒车,“还没有从麦卡锡时代进行造谣中伤和政治迫害的伎俩中走出来”。他们更是提出,党团会成员都是民选产生的国会代表,称他们是“共产党”是在污蔑千千万万参加投票的选民。

  韦斯特用“共产党”来吓唬美国公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14月,他在福克斯新闻的一个节目攻击奥巴马总统,说奥巴马是一个“低层次的社会主义煽动者”,惯用“马克思主义的蛊惑言辞”,表现出“第三世界独裁者的傲慢”。政治人物用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所博取的知名度,被美国政治学教授毕克勒(Justin Buchler)称为是一种“恶名”(infamy)。他写道,“国会议员的恶名来自互联网上的搜索频率,以及对他们理智是否正常,神智是否健康的质疑。……毫不奇怪的是,一位议员在意识形态上越是极端,他博取恶名的机会也就越高。”这种情况在别的国家也有,政治人物利用民众的某些怨恨心理,提出极端的政治口号,招徕蛊惑,甚至用极端的政治口号为掩护,破坏法制秩序,为自己捞取政治和民意的资本。

  在大众媒体时代,极端言论可以让人迅速出名,成为名人。与传统的名人不同,大众传媒时代的名人不需要是道德高尚、思想杰出的佼佼者,他们不过是因为出名而出名的“名人”,至于出的是善名还是恶名,那是不重要的。那些善于夸大其词、耸人听闻,善于谩骂或破口大骂的,都可以一夜之间爆得大名。在大众媒体时代时代,只要有众多的粉丝,越极端,越是肆无忌惮地使用语言暴力,就越能获得喝彩声,成为越是有名的名人。

  政治人物(还有一些公众人物)是现实的,他们从功利目的出发,扮演“大嘴巴”的角色,很可能是一种吸引观众注意的手段。在美国,无论他们怎么故作惊人之语,他们都可以从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来获得保护。那么,难道对他们就没有任何约束的力量了吗?毕克勒教授认为并非如此,他写道,“恶名在选举中弊大于利。高调的议员比低调的更容易募款,但他们的恶名也在帮助对手更多地募款。在众议院选举中,至少对共和党来说,恶名对选票的份额有负面的影响。这样的结果即使对意识形态的极端分子也有约束作用。”

  当然,这是就民主制度而言的,在不民主的制度中,政治极端言论和宣传蛊惑的(尤其是宁左勿右的口号和鼓动)成功机会要大得多,成功是常例,不成功只是偶然,或者是因为在其他什么事情上出了纰漏。

  在民主制度中,比起用法律去禁止某种言论,民众的理性思考能力对于极端政治言论具有更大的实际约束作用。在不同的政治制度中,民众对极端言论的思考和识别能力是不同的,就算识别了,他们公开说出思考和识别结果的机会也是不同的。极端言论在任何一个社会中都不会绝迹,但是,如果公众普遍具有理性思考的能力,普遍讨厌极端言论,又有自由言论的民主环境,那么,就算出现极端的政治言论,它的蛊惑和欺骗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责任编辑:王京涛)

砍砍女巫评论:

西方的言论自由享受宪法保护,可是,西方人却不愿意谈论政治;西方人愿意谈论足球、天气、赚钱方面的心得体会,表面上对于充满谎言的政治不屑一顾;其实交际应酬方彼此顾忌,生怕对方是脱裤子党的卧底,说错一句话就会招惹来无法预料的麻烦。

西方的黑社会可以理解为影子政府,西方的政府只是空壳表演政府,西方政府的权力只是象征性的;西方的政府表面上循规蹈矩、软弱孱弱,可是西方的老百姓为什么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仅仅是文化教育的差距吗?西方人在自己国家不敢随意丢弃垃圾,来到中国乱扔瓜子皮,原因很简单,西方的政府好惹而西方的黑社会不好惹,西方维持社会秩序的责任不在政府而落实在黑社会,西方的权力隐藏在包括黑社会在内的民间组织(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西方的黑社会拥有政府职能,可以理解为影子政府。

法国大革命(包括巴黎公社)时期,英吉利海峡对面的百年战争的老对手英国同样存在过激进组织,可是,这些组织无一例外的被公开或者不公开的镇压消灭掉了;原因很简单,英国的激进组织只是脱裤子一手策划导演出来的,激进组织的头目(领袖人物)都是脱裤子党刻意安排的,专门吸引所谓的进步青年(思想活跃分子)自投罗网,鼓动这帮子脑残垃圾猪发动起义(暴动、叛乱),军队在途中伏击阻杀。什么叫作防患于未然?脱裤子党高明啊,人只是动物的一种,动物的驯化对于人类完全适用;脱裤子党在别的国家专门收拾好人,所以中国人里面要脸的正义爱国人群越来越少,反之,政治婊b子之类的卖国贼人群越来越庞大,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脱裤子党在自己国家,想方设法的除掉垃圾猪之类的杂碎人群,脱裤子党在自己国家讲究的是绅士风度,垃圾人群越来越少、要脸的正义爱国人群越来越多,你说说人家国家怎么可能搞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