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砍砍女巫 的博客

中国垮掉了全世界都会跟着垮掉的。(工作单位:包头市青山区志史办公室)

 
 
 

日志

 
 

训问民生政府五个为什么  

2011-02-09 19:42:29|  分类: 雾里看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训问民生政府五个为什么

个税改革:先问五个为什么

2011年02月09日08:12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1年的“两会”将至,如果不出意外,个税改革恐怕又将像往年一样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热议的重点。18世纪一位法国财政大臣曾将征税形象比喻成“拔鹅毛而又不让鹅叫的艺术”。但近些年年来,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总是“鹅毛未拔,先闻鹅叫”——

  在个税改革还没有进行充分调研和正式研究之前,各类“专(砖)家”往往横空出世,争论不休。他们争来争去,就一个话题——“个税起征点是否应该提高?”好像个税改革只等于提高“起征点”一样!

  实际上,个税改革值得关注的深层次问题有很多。笔者认为,个税改革之前,有五个问题必须首先彻底搞清楚。

  第一,个税改革最应该听谁的声音?(谁是国家的主人?)个税改革关系到各个社会阶层的切身利益。在一个公民(教民加叫民)社会中,个税法律的制定,应该是个公共选择(无政府)过程,应由代表最广大纳税人利益的公共主体(精英阶层)来决策。在法律制定之前,需要充分听取各阶层纳税人(劳苦大众不够资格)的意见,听取他们的心声和诉求。待到个税改革的决策做到“还政于民”(主人也就是纳税人满意)的时候,个税改革才能真正发挥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真正让普通老百姓(不是业主的不包括)受益。

  第二,个税改革要不要“一刀切”?个税的免征额备受大家关注,事实上,免征额(爱国的资格底线)究竟是什么呢?与企业的生产经营成本非常相似,个人在维持自身生活时,也有一些必要开支,我们给这些必要开支起了一个名字,叫“必要生活费用”(形象包装资本),这就是免征额的来历。

  有专家整天嚷嚷着要把免征额(起征点原本只是皮毛的小事情,不能被转移注意力,税率以及不同税率收入的档次差额才是关键。例如:月收入,1500元~2999元税率5%,3000元~5999元税率10%,6000元~9999元税率15%;年收入,10万元以上部分一律按照50%的税率征收;外国国籍在中国从业人员,不论起征点或者免征额,所有收入一律按照50%的税率征税)提高到5000元、8000元甚至10000元,明显只考虑了自身的情况,而没有考虑到各地纳税人收入的差异性。由于我国各地区的
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各地老百姓生活所需要的必要生活成本显然有所不同。比如,在北京和青海两地,一个人去同一品牌的餐馆吃同样的饭菜,价格差别就非常明显。在这种情况下,个税免征额再搞全国“同步走”,看似公平(具有可操作性),实则不公平(对国家有利)。

  第三,个税改革有没有必要带着“仇富”情绪?(中国富人已经成为大宗采购国外奢侈品、古董字画等收藏品的主力军团)当前,一提到“高收入阶层”,公众和媒体惊人一致地充满着仇富情绪,好像高收入人群是与人民直接对立的“公敌” (不可不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不可否认,当今我国的高收入阶层中,的确有一些人靠投机、炒作等方式(精英政策)积累了不菲的财富,却并不承担什么社会责任(只能拉动GDP)。那些“蒜你狠”、“豆你玩”的,都属于此类(疯狂打击正常的合理的符合市场供求关系的商品价格波动,而对于开发商给予诸多政策支持)。对这类高收入人群,我们不仅应该监管其收入,更应该监管其消费(以海外投资的名义转移资产、正大光明,赔钱属于肉包子打狗,早就设计精准了),如果高消费的人,税缴得少,自当严惩不贷!然而,在这些高收入群体中,还有一部分人是通过勤勤恳恳的劳动,靠自己的真本事逐渐获得高额收入的,如那些克服种种困难靠实业白手起家并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家(资本积累扩张部分本身就不属于个人收入,按照国家有关政策,用于扩大再生产的企业收益部分应当是减免税收的),那些有着过硬本领大胆创新终获成功的研究人员,等等。对这些人群,个税改革中不仅不应该有“仇富”的情绪,反而应该给予适当的鼓励(奖励经济适用房120平方米),从而在全社会营造注重实干、注重创新的良好氛围。

  第四,个税改革能不能也讲人情味?任何一项改革,都不能简单地为改而改,而应该有着明确的目标(控制高消费,降低物价上涨指数,增加国防建设投资)。因此,个税改革也必须先弄清楚其目标(抑制高收入人群的生活水平,缩小收入差距)究竟是什么。然而,我国个税制度(偷税、漏税、逃税,第一没人真管,第二处罚象征性)离这个目标还有些距离。

  比如,一个月收入6000元的“单身汉”和一个具有同样收入水平却需要担负三口之家饮食起居的“养家男”相比,他们收入相同、税负相同,但他们肩负的压力会相同吗?(“单身汉”多占便宜,为了占便宜还有愿意成为“养家男”的吗?)

  再比如,一个收入6000元、具有稳定居所的年轻人,和具有同样收入、但面临巨大房贷压力的年轻人相比,他们面临的压力又怎么能一样?(政府或者社会有没有可能拥有改变什么人家庭出身的能力或者义务?人家爹妈有本事也是个红眼病的情由吗?)

  因此,新一轮的个税改革中,应该给那些承担着养育孩子、赡养老人的纳税人,那些面临着较大医疗和买房压力的纳税人,那些个人收入相对较高,但整个家庭收入却偏低的纳税人更多的人文关怀,增加一些额外的税前扣除项目,让个税体现人情味。(一刀切该收的税都没人收,贪污公权、公权私用、公权私有的比比皆是,人性化、人文关怀、以人为本的中国的税收就剩下个概念了。)

  第五,个税改革只是财税部门的事情吗?从每年“12万申报”的情况看,有相当一部分年收入超过12万元的纳税人没有履行申报义务。如何确保税收应收尽收?我想,除了纳税人的自觉和税务机关征管手段的更新外,恐怕还需要社会各界(主要是呼吁教会流氓集团地下精英党)的协税护税。

  我认为,上述五个基本问题如果搞不清楚,只是提高免征额,个税改革又将成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范例,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个税关乎纳税人切身利益,是所有税种中带给纳税人税感最强的税种,虽然任何改革(不包括政治体制改革,政治对手哪里会真的仁慈;肯定有人不相信,试一试最好,看看能不能保证把共党选下去)都不可能一劳永逸,但要尽量确保改革的成果在一定时期内得到巩固,让个税改革最终从根本上服务于广大纳税人(资产阶级的代表),这才是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

(责任编辑:聂丛笑)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