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砍砍女巫 的博客

中国垮掉了全世界都会跟着垮掉的。(工作单位:包头市青山区志史办公室)

 
 
 

日志

 
 

人世间传说中的亲妈  

2009-11-06 10:39:13|  分类: 雾里看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世间传说中的亲妈

亲妈走的那一天给我姥姥留下了三十元钱,姥姥不要亲妈让了一翻才收下的,送到栋房口亲妈拦住了姥姥死活不让再远送了,姥姥只好答应让我姥爷一个人送到二路公共汽车站,姥姥向干女儿挥手叮嘱明年再来啊,妈妈边走边回身流着泪挥手说娘回去吧我明年再来,亲妈向北走过了一排栋房大约走出去二三十米又折了回来,径直走到我跟前双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府着身子对我说石头别忘了妈妈,说完妈妈用右手臂挡着脸呜咽地哭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听着妈妈无耐的哭声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我心想我一定要记住。妈妈走之前带我小姨去了一趟红房子商场,花了十元钱买回一架玩具拨玄琴,键盘上标有1234567我小姨自己挑选的;亲妈走了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找中人(保人)写信很有意思,养母不识字说一句中人写一句,只可惜没让我听把我撵跑了,中人的为难可想而知因为说好是给了别人的以后再也不认了,亲妈来看我的事一开始是瞒着养母的,只说是我三姨的同学后来让邻居给告发了,养母找到中人家中人一下班连饭也没让吃就给提溜来了;中人进到我姥姥家又气又脑开口第一句就是妹子你咋来了、你这不是让俺作腊吗,说起中人必定得有特殊的关系才行,中人叫我亲妈妹子是因为属于亲兄妹的关系,也就是说亲妈是从中人这家给出去的,换句话说我的亲妈原本也是她们家抱养(经由)的,亲妈来的当天下午跟我姥姥哭诉说自己没有妈(俺亲妈连养母也没了)姥姥说要不嫌弃认咱个妈,亲妈给我姥姥磕头认的亲商量好叫我姥姥娘,原本要下地姥姥和小姨强拉硬拽最后在炕上完的礼;中人写了点啥我不知道,反正那封信发出去之后亲妈再也没有捎过钱来,前后加在一起每月十元钱的生活费满共寄了有四五个月,我姥姥埋怨养母你奶奶个B的这就不写了、不捎了吧哪怕咱俩一人五块也好,养母笑着说早咋不说、这是不捎了、真要是捎来你能舍得。因为无中生有的一千元钱我可挨上打了,贼头贼脑的小人不知从哪听到一句一千块回来报告,养母对我严酷审问,说给你姥姥留下多少钱,我当然回答三十,让你不说实话养母把我的裤子褪下来用量布的竹尺子猛打我的屁股,感觉差不多了养母又问到底留了多少钱,我哭着回答三十,又开始猛打,人小省不得说慌说一次真话挨一遍打,说慌是人生存的本领之一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幸好我三姨来了看见打得实在不行了把我姥姥叫来了,姥姥把三十元钱交给养母、养母没好意思要说三十就算了我还心思一千呢,后来我小姨解释、说的是等以后长大了要是来认给一千块钱,养母总算是听明白了盼着日后能发一笔小财,那个年代一千元钱够普通人家给两个儿子娶媳妇了,喜事宴席上搭礼三块二块、五块就是大数目了;刚开始因为有每月十元的生活费我在姥姥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哪让吃饭呢我几乎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有的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打懂(趸)子给出去的孩子一般情况下也都还生活的可以,就怕这种情况,说认又不领回来说寄养又不给生活费,还放下话长大以后再来认来,人家凭啥白给你养孩子,要回来的孩子当自己的养哪个也错不了,天底下的怪事正好就让我遇上了,抽抽架架我能活出去的可能性还会剩下多少,亲妈在我身上连路费总共花了一百多元钱差一点儿没把我烧死啊,人没有遭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信呼?我成了人家的出气筒,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能吃上受气饭就已经很满足了,毕竟是小孩子挨打也攀扮(伴、扯),怎么不打这个姐那个姐(她们也做了相同的事情),得到的回答要么是她们是女孩子要么是你是男孩子,小时候我心里是极其羡慕女孩子的,自己心想我要是个女孩子该有多好。对亲妈的记忆是我主动放弃的,小时候怎么也理解不了亲生和不是亲生有啥区别,只是感觉要来的丢人凭白无故的挨揍也省不得与不是亲生的有关,可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要的找理由与别的孩子辩解,本意无非是忘怀了亲妈自己把自己混入到亲生的队伍中来,与大人的掩耳盗铃同出一辙,九八年付出点代价不是又想起来了吗。

五六岁的时候走亲戚来到了二姨家,地址我从小就记得海淀区八里庄玲珑四巷多少号,二姨家把东头南面的一间凉房紧挤着一棵大树,出了四合院(实际上只有三户人家)是一片大空场、冬天人们倒出来的污水结冰之后孩子们在门前滑冰,斜对着有个大院没有大门只存留有破旧的墙垛子、大院里有一座大土山,大土山是孩子们上学下学的捷径小路,可我自己怎么也不敢再往上爬、越往上爬感觉土山直立起来、只好在三分之二处退回来,西边有环城河河里有鱼虾河螺河蚌什么的,岸边有人撒网河中央的人骑坐在两个汽车内胎搭成的皮筏子上打渔,前后有桥后面也就是北面的桥上还有断续的铁路,当然后面的农田我是望不到边,河对面还有一座白塔也是我经常去玩的地方;有一天我正一个人挖土玩石头子什么的,不让我去河边有时候偷着去,猛然抬头看见一个阿姨正盯着我看,那人见我发觉了她像是被电触动了一下,突然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动作,原本正对着我跳了一下侧着身子急匆匆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看我,我心里感觉怪怪的;第二天一个小女孩主动过来和我玩,小女孩皮肤白皙衣着干净梳着两根小辫,过了一会小女孩对我说到我家玩去吧,小女孩家在我二姨家的房后,我跟着小女孩进了她家独立的院门屋门,小女孩儿的母亲主动迎了过来,半蹲在我面前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石头,又问大名也就是户口上的名字还问爸爸妈妈连姥姥姥爷叫什么名字都问上子,奇怪呀我心想怎么还问姥姥姥爷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切过,我一一作了回答;小女孩儿的母亲拿出来一块吃的长大后猜想可能是栗子羹,我小时候不吃别人家的东西,可小女孩儿的母亲递给我我却没有拒绝感觉不一样,没见过的东西不存在馋嘴不馋嘴的问题,我只是想吃小女孩儿母亲递给我的东西;小女孩儿家里一目了然,两张单人床分开的其中的一张上放着军用皮箱,只有一个木头箱子配着一个双开门的底座碗柜,还有一小间屋挂着半截的门帘就是没门,地面是陈旧的红砖地,过去的人家想不干净都难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与小妹妹在一起的日子是无忧无虑的,过了几天因为一直没有见到小妹妹的爸爸我忍不住问你爸爸呢,小妹妹回答回部队上去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天小妹妹无耐地对我说我妈妈说了不让我和你玩了也不让你来我家了我爸爸快要从部队上回来了,我听了心想她爸爸不愿意她和别的孩子一起玩吧,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找小妹妹玩过,小的时候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长大以后凭感觉猜想小妹妹的母亲就有可能是我人世间传说中的亲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

九二年至九三年的时候二姐跟我说过一句话,姥姥家收到一封信什么干女儿、姥姥什么时候认的干女儿你知道不,我随口回答说知道说完我就后悔了,那封信我要了两三次人家说丢了找不找了始终没有见到啊,姥爷八六年过世姥姥八八年过世,我二姐与部队上的一位于姓志愿兵结了婚、婚后一直住在我家的凉房、九零年收拾好姥姥家的老屋开始半自立灶火;那几年正赶上我身体欠佳流年不利小鬼缠绕,自己糊涂稀里别有用心的人心奸似鬼,前面的好心人告诉我有我的信某人拿走了、找到某人不承认再问前面的好心人说是与我开玩笑、是单位闹鬼还是自个心疑不得而知,反复几次一封信也没看着,是人事还是鬼事或者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莫明其妙稀里糊涂,反正也没什么活头那些日子仅仅是过一天算一天、信的事情自然是不怠要刨根问底的爱谁谁去,再者说人怎么样也不应该与鬼怪纠缠制气,别看鬼魅魍魉今天闹得欢明天又该怎么样会不会拉青丹呢?过去的内鬼放的是冷箭,现在的内鬼随着内鬼势力的强大已经改为明火执仗了真正的是与时俱进呀,咱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家人在编在岗,国家给普调工资竟然三级几级的不给涨,现在我的工资在相同资历的人群中不垫底还等什么的呢,公权被谁夺走了呢、没有了公权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又何以表达呢、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是不是已经靠边站了呢?无论是内鬼集团还是官僚资产阶级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它们可都是中国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对手,政治斗争不是敌死就是我活绝没有妥协投降的可能,由于它们的势力过于强大还不要说联合起来、真的是足够中国共产党喝上一壶的了,中华神器落入人家的手中已经不是一时半会儿或是一星半点儿、已经足够与中国共产党分庭抗礼的了;公权是为维护私权而存在,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保护的就是所有劳苦大众的私权,而内鬼集团和官僚资产阶级玩的却是公权私用和公权私有、人家权力在握为所欲为胡作非为胆大妄为,由于老百姓分不清哪个是敌人哪个是同志更分不清混入到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内鬼集团和官僚资产阶级,使得中国共产党的清白受到了极大的委曲,内鬼集团和官僚资产阶级就是谋害中国的披着羊皮的白眼狼。惹不起还不让躲得起吗,大不了个人站桥头卖体力去远离是非之地也还是能够养命糊口的,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又该何去何从呢?丧钟声初一不响十五准响,钟声回荡在天际、穹庐闪耀着礼花、只是不知道流传的幸福会不会依然是属于革命的阶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永远的真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退一万步讲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革命人只要坚持总有一天春雷必将惊醒华夏大地,革命的红旗再一次自由飘扬,革命的种子生生相息代代相传,共产主义的灯塔必然光芒万丈永远指引着革命人前进的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